您现在的位置是:多彩生活 > 历史文化 > 兰陵郡王·《清明上河图》哪画错了?

兰陵郡王·《清明上河图》哪画错了?

时间:1444370704      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\

这一篇里,作者要冒着被臭鸡蛋砸死

或者收集够盖别墅砖头的危险,

来谈一谈

《清明上河图》哪画错了

在第一篇中,作者给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定义是

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

是中国市井风俗长卷的顶峰。

但张择端再牛,他也是人呐

是人,就可能犯错。

这不,在上篇中介绍的一大群拿着放大镜研究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历史学家、美术学家的反复研究之下

还真发现了张择端疏忽画错了的地方。

在哪呢?在画面上,一不留意,就会给疏忽过去。

最明显的一个

\

两个人两条扁担,只有三个箩筐

后方的挑担男子扁担前端的箩筐和绳子都没画

或许有人会说,要是张择端本来就是画的只挑一个筐的人呢。

扁担只挑一个筐是很常见的

但扁担只挑一个筐不是这么挑的。

挑单筐,需要将筐绳缩短,筐尽量贴着后背,前半部扁担尽量长

\

这样后面物重力臂短,前方无筐力臂长,走起来才稳,

如画中那样肩后扁担更长,是走不起来的

只要一走,后面筐的小幅度摇晃都会因长力臂的放大晃得人都站不稳。

所以图中描绘的这个人,确实是挑前后两个箩筐的。

只是前面的箩筐张择端漏画了。

\

以前提到,透视正确是《清明上河图》写实成功的最重要原因

但是,张择端偶尔也有透视失误的地方。

比如

\

这里的担子画大了。这个大小让前方的修车人来担是正好的

但问题是,担子在修车人身后一截,近大远小的最基本透视原则,应该缩小的。

张择端在画这里的时候,人物是注意这个原则了。

和担子处于平行位置的行人很明显比位置靠前的修车人小了不少

但和行人处于同一纵深的担子没有缩小。于是我们就能够看到,这担子的高度与同位置行人的身高差不多,人是没法挑起来的。

\

以上两个,算是很明显的硬伤。

但张择端笔下明显的硬伤极少。

还有一种,则是要想一想才能发现的问题了。

比如

\

这是一艘船身大部分处在虹桥下的船,只画了船头和船尾

这有什么问题?

仔细看

\

这里是船头,我们可以看到船头有5根锁链通到水里

这是锚链

也就是说,这艘船已经下了5个锚,是走不了的。

船头几个船员的动作神态也证明船是停着的。

他们正一起背对船头抬头看桥上的热闹。

而船尾呢?只露出了船尾大橹的尾部。

\

这条大橹的状态,和后面一条船员正在奋力摇橹前进的船是一样的

也是正在摇动的。

\

船头下锚,船尾摇橹……

\

接着这个问题,是极难看出来的了

\

光看赵太丞家医馆,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啊

\

和这个房屋比一比,是不是少了点什么?

有明眼人能看出来了

两者相比,赵太丞家医馆没有画房基门槛

\

有人会问那是不是赵太丞家的房子就是没有明显的房基门槛呢?

那是不可能的,没有这些,雨稍微下大点就流到家里了。

而且赵太丞家铺面也不小,古代又没有卷帘门

没有房基门槛,晚上怎么上门板?老店铺关门只有靠门板啊

\

仔细看全图,就会发现,有些房屋,张择端画了地基门槛

\

\

但也有很多房子,没有画。

\

\

但是,张择端对于寺庙、官员住宅等级别较高,采用较高地基和可拆卸地袱板门槛的高级住宅,却是一丝不苟详细画出的。

\

\

\

以上这些,属于指出了大家就承认的问题。

但《清明上河图》有一个现象,让研究的专家都无法确定,甚至发生了内部的论战。

是什么呢?那就是:《清明上河图》画得究竟是哪个季节呢?

有人说,《清明上河图》顾名思义,画得就是清明节时候啊。

很多专家也是这么看的。

但另一批专家极力反对:明明这是秋天的景色。清明也只是指政治清明。

为什么?且看双方各自举证反驳

\

主张清明时节的专家认为:看,轿子上插满了杨柳树枝,这是北宋开封清明节的习俗。

据张择端的同时代人孟元老所著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

当时“清明节……轿子即以杨柳杂花装簇顶上,四垂遮映。自此三日。皆出门上坟……”

秋景派则反驳,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中关于清明节的相关记载可不止这一句

他还记载清明节开封“四野如市,往往就芳树之下,或园囿之间,罗列杯盘,互相劝酬。都城之歌儿舞女,遍满园亭,抵暮而归”。

而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郊野景色荒凉,既无人扫墓,也无人野宴,根本不是清明节的景色。

而且细看轿子所在行列

\

轿子后第二人扛着一把弓,轿子后第一人挑着猎获的禽鸟,明明是郊游打猎而回,不是上坟。

而且,清明节前后,在宋代是不能动火烧饭,只能寒食的,可是,画上汴河船上,明明有伙夫在开火烧饭,可见不是清明节。

\

《清明上河图》前部也绘有农田村社

\

主张清明节的专家认为:画中晒谷场上石磙空闲搁置摆放,没有秋收的丰收画面,当然不是秋景。

而主张秋景的专家认为:农田中空空荡荡,没有麦苗,自然不可能是春景,至于晒谷场,是秋收已完,自然没有作物了。石磙闲置是“报秋成”之意。

接着,秋景说的专家指出,虹桥上的摊贩正出卖西瓜,而大街上也有不少人手持扇子,这都是清明节不可能出现的实物

\

而清明说的专家则认为:摊贩所卖之物,还不能确定就是西瓜。而扇子按宋朝人的记载有“都城寒食,大纵扑博,而博扇子者最多”,说明清明时出现扇子太正常了。而且扇子在当时还有“便面”之用,就是走路时文人雅士以扇遮挡面部以避免和熟人寒暄。(如下图中便面的文人)所以不能作为季节的证明。

\

秋景说的专家又指出,《清明上河图》中有大量赤膊或只着无袖单衫的人物,这种情况,在天气尚寒的清明时节是不可能出现的。

\

可主张清明节的专家却举证:你别光看赤膊的啊,没看见画面上还有很多穿着厚厚御寒衣物还冻得直哆嗦的人物吗!

\

到这里,大家终于发现,不对啊,这些自己相互矛盾的情节怎么共同出现在同一幅画面上呢?难道是张择端自己画错了?

\

于是,又有第三派专家认为:《清明上河图》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季节,是张择端综合各个季节的典型景象而成的,既极其写实,又有艺术的虚构。

这个答案,读者您满意吗?你认为《清明上河图》画得是什么时候的景色呢?

《清明上河图》还有很多秘密,敬请关注下期

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号:shengjiachongbuluo